大雁文学->异世娱乐时代详细介绍->异世娱乐时代章节列表
上一页 | 返回书目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异世娱乐时代- 61、第 61 章

    61、第61章

    回到家谈千夜打开灯,桌上留着菜,可能是听到开门声,秦深穿着浴衣擦着头发走了出来,看到他回来,话语中带着生气,“你回来了!吃饭没有?”

    谈千夜有些惊讶,毕竟两人相处这么久,秦深从来没有这么显而易见的怒气过,他点点头,自知理亏,昨天晚上才上了人家,今天一天都没影,“没吃,你呢?”

    秦深上前为谈千夜脱掉外套,引着他坐在桌前,“我也没,等你呢,怕你回来饿着。”

    谈千夜笑得有些歉意,虽然嘴上不说,这一天却是真的有些想他,这种犹如初尝恋爱滋味的心情,让他喜欢,“你头发还在滴水,吹风机呢?我给你吹!”

    秦深毫不犹豫的窜进房间,一会将吹风机不由分说的塞进了他的手里,谈千夜面带笑意的扫了他一眼,什么也没说,打开吹风机,另一只手插.进他细腻的头发里,柔柔的头发,就像他的人。

    秦深靠在他身上,眯着眼睛任他在自己头上轻柔的抚摸,不知道在想什么,最后没忍住,自己笑了出来,“我以前看到男的帮女的吹头发,感觉很轻昵,那时候特羡慕,就想着有那么一天,我也要帮我喜欢的人吹头发,这会终于如愿以偿了!”

    秦深的眼睛笑得晶晶亮,透着满足,他伸出手牵住谈千夜的,十指相扣,“千夜我今天很想你”

    谈千夜低头,伏在他耳边轻吹了一口气,“好吧我知道了!”

    秦深斜了他一眼,对他的敷衍感到不满,眉头一挑,转身主动坐进了谈千夜的怀里,在谈千夜的注视下脸微微泛着红,他凑近谈千夜身边,两人额头抵着额头,有些失落,“你都不想我”

    谈千夜不由自主的回手抱住他,亲了亲他的嘴唇,对于秦深越来越露骨的表现感到有趣,也有些享受,他忍不住将抱紧秦深,脸色平静的用下.身往上顶了顶,让他感受到,挑眉,“还在撩拨我。”

    年轻人,初.尝.禁.果的身体禁不住撩拨,谈千夜没给他反应的机会,将人直接推到在沙发上,扒掉他欲脱未脱的浴衣,整个人翻身附上。

    秦深也不挣扎,反而双手抱住他的脖子,迎合而上,眼波流转之间透着无限风情的看向谈千夜,那个眼神彻底让谈千夜一阵心悸,低下头亲吻起来,室内只余下秦深恩恩叫个不停的声音。

    等到完事之后,饭菜早就已经凉透,谈千夜抱着秦深冲了个凉,又是一阵腻歪,直到肚子叫了才依依不舍的分开,只好拍了拍秦深的屁.股让他出去,秦深恨恨地看了他一眼,才恼羞成怒的揉着腰嘴里嘟囔着“禽兽”起身离开。

    将饭菜重新热了一遍,秦深转身回房,嘴角一直挂着的笑意,幽幽的电脑屏幕,网页打开着,其中“抓住男人的心要先抓住男人的胃”,“男人也是需要诱惑的。”等等,追男秘籍跃然纸上。

    洗完澡,谈千夜忙里偷闲,想起宋城说的事情,打开电脑,开始上网。

    再次登录大文学网,才在自己的小说底下发现论坛链接,他点入,首先就是俩张帖子,一前一后的被高高置顶。

    " >www.zybook.net

    这应该就是宋城说的骂战贴了,谈千夜点了进去。

    “时代科技日新月异,人们不再日出而作日入而息,更多的人意识到了知识的性,所以才有了万品皆下般唯有读书高这句话,文化人越来越多,文学作品如潮水般涌现,人们越加注重精神层面的满足,这种东西,也造就了现在的一批写手,可有些人却是滥竽充数,写的东西食之无味弃之可惜,文字雕琢浅薄,只能靠着卖弄创意为盈利手段,一些不明所以的读者,还去无端的追捧,奉此人为文化人,他若是个文化人,岂不是说曹阳,李老一辈都是沽名钓誉之辈?当今文坛不欢迎他,没有他的一袭之地”

    谈千夜看到这,神情冷淡,仔细看却能看出怒气高涨,他能无视别人的追捧和批判,却无法对别人踩着自己上位,炒红自己的人熟视无睹。

    他轻吐一口气,打开另一个帖子,却是有读者回敬广成子的一番犀利言辞,“某些人所谓文学评论家就非常愚蠢,对畅销书从来置之不理,觉得卖的好的都不是纯文学,觉得似乎读者全是傻逼,就丫一人清醒,在那看着行文罗嗦晦涩表达的中心就围绕着“装丫挺”三个字的所谓纯文学。但倘若哪天,群众抽风了,那所谓纯文学突然又卖的特火,更装丫挺的评论家估计马上观点又要变化。”

    有人骂有人捧,名利圈从来都是这样。

    谈千夜开始动手,他打开文本,卷写起来,既然是打文字仗,回敬的自然也是文字。

    十分钟后,整个论坛彻底沸腾,从来不与读者交流的封藏,第一次正面出现,论坛首页的一张新帖被置顶最高,不过几分钟,浏览数据恐怖无比。

    “文坛算个屁,谁都别装逼!”

    这题目闪瞎了一群人的眼,年轻人的骄傲狂妄,在这张帖子中表现的淋漓尽致,将倚老卖老的几个文学家批判的一无是处。

    如今网路上看书的本就年轻一代居多,年轻一代多是指点江山意气风发的年纪,谁也不愿意整日捧着八股文装书呆子,这场新旧文化的对撞,在这张帖子之后彻底被引爆,无数的年轻人开始支持封藏,一瞬间帖子被炒得沸沸扬扬,文字中的目空一切的张狂,让人趋之若蚁。{阅读女频小说,请baidu:}

    帖子中直指目前文学界的各种潜规则,其中“至于年轻人,文学就是认真的随意写。”“文学是唯一不能死磕和苦练的东西。更不能如虚伪的大多数前辈们一样。文学的最危险境界就是,着实虚伪,但自己还觉得自己特真诚。”这段话,直接点燃了老一辈的马蜂窝,有人开始说他狂妄自大,有人说他不知所谓!

    可支持谈千夜的更多,一时间,网络文学的战争开始爆发。

    而这场战争的发起人,却是该干啥干啥。

    **充电之后,才一打开,梁烨的信息提醒就冒了出来,谈千夜回拨过去。

    “喂,怎么**关机?”梁烨的声音透着疲惫。

    “没电。”

    “下午的时候我已经对外发表了声明,至于公司的意思,则是让我们自己看着办,”除了谈千夜与张博绯闻,不知道从哪里更是传出了很多不利于谈千夜的消息,比如他为人狂妄自大,恃才傲物,歌曲更是无病呻吟,不知所谓,这些还好,梁烨这些年的人脉手段都还在,媒体怎么也会给点面子,他担心的是公司。

    “好了,我知道了,”谈千夜眼神微闪。

    等到电话挂断之后,他举着电话的手停了一瞬,然后重新坐回电脑前。

    第二天一早,网络上出现了新的内容,话风一转,将整个星城国际都拉下了水。

    “城门失火殃及池鱼?”

    “星城国际上层人事调动异常,为何有人辛辛肯肯工作十二年转身便被东家无情抛弃?”

    “张博与星城不得不说的两三事!”

    “细数那些年张博手下的当红艺人!”

    先有文章,对张博的过往进行了深刻的挖掘,以及曾经那些艺人对他的赞誉,“影帝影后,给予感谢最多的那个人”

    笔锋一转,对于最近星城国际上层改组一事的疑惑,为何在这么敏感的事情突然毫无预兆的传出了两人的绯闻,为何报道无图无真相,只凭着几个道听途说就断定这点?

    文章并没有言辞绰绰,反而只是列出了几个疑点,就是这几个反问,引得观众忍不住深思。{阅读就在,}

    原本关于谈千夜的负面报道一时间变得扑朔迷离起来,观众都在观望思索中,行事重新变得平衡起来。

    谈千夜抱着坐在他腿上的秦深,忍不住低头在他的发顶轻吻,“你怎么看?”

    秦深没抬头瞥了网页一眼,漫不经心的拨弄着谈千夜的十指,“故弄玄虚,只要找到散步消息的背后那人”

    谈千夜轻笑,不置可否。

    作者有话要说:文坛算个屁,谁都别装逼

    ��

    ��

    ��

    ��韩寒

    ��

    ��

    ��

    ��前天看了文学评论家白烨的大文(此人行文还严重不简洁,看得我头晕,看了一大段观点重复的文字后,发现那还是下篇,太牛了,最牛的还在后面,一看标题,这还是篇简要分析),摘抄一些:

    ��80后作家这样一种姿态坚持下去,成为主流文学的后备作家是完全可能的

    ��从文学的角度来看,“80后”写作从整体上说还不是文学写作,充其量只能算是文学的“票友”写作。所谓“票友”是个借用词,用来说明“80后”这批写手实际上不能看作真正的作家,而主要是文学创作的爱好者。

    ��我以前说过“80后”作者和他们的作品,进入了市场,尚未进人文坛;这是有感于他们中的“明星作者”很少在文学杂志亮相,文坛对他们只知其名,而不知其人与其文;而他们也似乎满足于已有的成功,并未有走出市场、走向文坛的意向。

    ��作为我本人,非常讨厌以年代划分作者,每个优秀作者都是个性鲜明的人,哪能分类。同一年生的就是一类,卖猪崽呢。难道1966年到1976年间生的人都叫“文革类”?文革失败了,难道那批人就叫“文革败类”?时代划分人,明显不科学。

    ��但是,这不是关键,关键是,他坚持认为,他认识的那批人(也就是照过面的吃过饭的那些码字的),写的东西才算文学。并假装以引导教育的口吻,指引年轻作者。

    ��文学和电影,都是谁都能做的,没有任何门槛。某些人所谓文学评论家就非常愚蠢,对畅销书从来置之不理,觉得卖的好的都不是纯文学,觉得似乎读者全是傻逼,就丫一人清醒,在那看着行文罗嗦晦涩表达的中心就围绕着“装丫挺”三个字的所谓纯文学。但倘若哪天,群众抽风了,那所谓纯文学突然又卖的特火,更装丫挺的评论家估计马上观点又要变化。

    ��书卖的好不好,和文学不文学没多大关系。比如这位白烨,行文罗嗦,观点重复,很没有灵气和文采,我要不是憋着要说两句,真是没耐心看完这样水平的文字。所以,可以想象,他要写一小说,势必要花去一万字描写一棵树。小说卖不好,肯定又要觉得这年代阅读风气出了问题。绝对是便秘怪马桶。

    ��比如我,我的写作可以说是中国难得的纯文学。写我所想,并不参加任何宣传活动。也从不假惺惺叫帮人开个研讨会之类。新书也更无任何的发布会。卖的好,是因为写的好。有终一日卖不好,是因为总有那天,也没关系。很多的畅销书作家,写的都是纯文学。因为,无论他们怎么写,都有人送钱,所以,就彻底不用考虑什么取悦读者,迎合市场,想写什么写什么。相反,很多书卖的不好的号称纯文学作家,必须时不时考虑,我要加点吸引眼球的东西啊,我第80页要上个床(还得野外)啊,100页要同性恋(并且3P)一下啊,200页得来点暴力(必须死人)啊,400页得来点**(还是母女)啊。(通常种类作者写东西还特别长,没500页打不住),440页文革一下啊。评论家一看,惊了,********是人性啊,都是社会的边缘啊,都是性格的错乱啊,关心人类啊,牛逼,纯文学。

    ��蛋,就是这么扯的。

    ��还有,白先生文章里显露出的险隘的圈子意识。文坛什么,文坛什么,要进入文坛怎么怎么,听着怎么像小孩玩过家家似的。好像白老人家一点头,你丫才算是进入了文坛。其实,每个写博客的人,都算进入了文坛。别搞的多高深似的,每个作者都是独特的,每部小说都是艺术的,文坛算个屁,矛盾文学奖算个屁,纯文学期刊算个屁,也就是一百人**,一百人看。人家这边早乾的热火朝天了,姿势都换了不少了,您老还在那说,来,看我怎么**的,学这点,要和我的动作频率一样,你丫才算是进入了淫坛。

    ��部分前辈们应该认真写点东西,别非黄既暴,其实内心比年轻人还骚动,别凑一起搞些什么东西假装什么坛什么圈的,什么坛到最后也都是祭坛,什么圈到最后也都是花圈。我早说过,真正的武林高手都是一个人的,顶多带一武功差点的美女,只有小娄娄才扎堆。{阅读就在,}

    ��至于年轻人,文学就是认真的随意写。人能做的只有这些,其他都看造化了。文学是唯一不能死磕和苦练的东西。更不能如虚伪的大多数前辈们一样。文学的最危险境界就是,着实虚伪,但自己还觉得自己特真诚。

    ��(此文稍色,日后改正。对付迂腐固执的家伙,就得行色。我发表完观点了,不参与任何愚蠢的笔战论战之类。我很忙,我要进入车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