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雁文学->末世之喜乐平安详细介绍->末世之喜乐平安章节列表
上一页 | 返回书目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末世之喜乐平安- 57第五十七章

    究缘由方知情深

    宋喜乐公布的发现让余下的人一时难以接受,不过经过了这样的灭世之灾,大家的承受能力还是很强的,很快就有人想到了不对劲的地方:

    “那还是不对啊!苏老板也是丧尸,他可是从来没有想要吃人的啊?这又是为什么呢?”

    “很简单,因为我对平安的身体进行了一些细微的调整,他可以像我一样,吸取炼化自然界的灵力为自己所用,他有了最精纯的灵力供给,自然不会对人类的身体有什么食欲了。//”

    宋喜乐的解释又引起了众人的另一个问题,那就是:苏平安的这种情况能否复制?如果可以,那岂不是可以彻底解决丧尸跟人类对立的问题。

    只要丧尸不再将人类视为食物,那化解两个种族间的恩怨还是有一定可能的,那取得永久持续的和平也是有希望的!

    一想到这里,霍卫他们也忍不住激动起来。

    不过,宋喜乐的回答击碎了他们美好的幻想,因为那是不可能的。

    对于这个问题,其实最早的时候许久远就问过她,因为许久远是出了宋喜乐之外,唯一亲眼看到苏平安曾经异变成低级丧尸的人。

    许久远虽然呆呆的,但是并不是个傻子,他也亲眼见过其他异化的人类是何等的暴戾恐怖,就像是刚开始的苏平安。

    但是后来,在宋喜乐手把手的照料下,苏平安慢慢的回复平静,又一点点的的找回理智,直至一步步走到现在的样子。

    这期间,许久远有次是在憋不住了就问宋喜乐:她能不能用同样的方法救别的被异化的人?

    宋喜乐给他的答案是:不能。

    跟现在她给霍卫他们的答案一样,但是也许只有许久远才能很容易的理解,因为只有他亲眼见证了宋喜乐为救回苏平安到底付出了多大的努力!

    那个时候,守着Waiting Bar里所剩不多的食物和水,让自己刻意的忽略外面恐怖的丧尸和同样恐怖的人类。

    许久远一直以为自己也许最终会死在Waiting Bar。

    不过,许久远觉得死在这里其实挺好的,自己这小半辈子,只有在这里的一切回忆都是好的,没有什么遗憾,死在这里应该是个不错的归宿。

    直到那天苏平安拖着受伤的身体,骑着一辆半旧的摩托敲开Waiting Bar的大门,也彻底改变了许久远的命运。

    许久远听到有人敲门,当时吓了一跳,一直没敢去开门,直到最后听出来是老板苏平安的声音,许久远还犹豫了一下,不过最后还是鼓起勇气开了门。

    他想的很简单,虽然现在已经乱成这样了,不过这里毕竟还是人家的,把主人堵在门口怎么说也不太合适啊!

    但他没注意到,苏平安受的是什么伤,更完全没想到,苏平安是来这里等死的。

    苏平安让自己把他关到了Waiting Bar最结实的那个纯钢打造的小储藏室里,在他的意识被侵蚀之前,一直在跟自己说话,或者说他一直在自言自语。

    从自己小时候跟妈妈在原来还只一片低矮危房的Waiting Bar预案上卖早餐,到后来妈妈买了这里,再到后来妈妈去世,自己却有了乐乐,一直到乐乐也很喜欢来这里玩之类的。

    基本上许久远听他的意思就是,这里是他妈妈养大他的地方,也是他的养女宋喜乐最喜欢的地方之一,所以他想在这个充满了亲人味道的地方迎接死亡。

    许久远一直陪着他,直到他的意识丧失,开始隔着储物间的钢门冲自己怒吼狂叫及砸门为止。

    但即便如此,许久远还是无法彻底舍弃这个一直对自己很好的好人老板,所以还是每天一早一晚会送些吃的过来。

    虽然每次都胆战心惊的,不过许久远总觉得苏平安跟他之前见过的两个丧尸不太一样,但又说不出来。

    再后来,宋喜乐找上门来,接管了Waiting Bar。

    从那以后,许久远直到现在都觉得自己的生活很不真实,有种在游戏里傍上了大神的感觉……因为从那之后他见到的,听到的,了解到的,总之在他身边发生的所有事情都远远超出他的认知范围。

    不过今天要说的不是这些,而是宋喜乐到了Waiting Bar之后是怎么照顾苏平安的。

    许久远这么长时间以来,唯一一次见到宋喜乐流泪就是在她在Waiting Bar储藏室看到苏平安的那一刻,也就是那一刻让许久远觉得无论宋喜乐做什么,她的能力有多么的不可思议,其实骨子里她都只是个害怕孤独的小姑娘。

    因为宋喜乐看到已经异化并且完全失去理智的苏平安后,只说了“平安”两个字,泪水就跟断了线的珠子似的一直往下落。

    但她当时的表情,说话的语气都让许久远想到儿时的自己,那种委屈和无助的感觉扑面而来。

    而宋喜乐不等他阻拦,直接打开了储藏室的铁门,将还在发狂的苏平安放了出来,紧紧的抱住。

    苏平安那个时候已经完全失去了理智,只有偶尔片刻的呆滞,几乎是见到宋喜乐张口就咬,但不知道为什么他完全伤不到宋喜乐。

    宋喜乐死死的抱着他,一直不断的低声叫着“平安、平安”,一声比一声委屈,一声比一声撒娇,二人就这样保持了足足有十几分钟之久。

    但无论苏平安是咬,是打,宋喜乐都纹丝不动,一直紧抱着他叫着他的名字。

    那是许久远第一次被这个女孩折服,也由衷的对苏平安心生羡慕,因为无论苏平安变成什么样儿,都有一个亲人始终对他不离不弃,这不是每一个人都能有的福气。

    也就是从那以后,许久远老老实实的配合着宋喜乐,管理好Waiting Bar内的一切杂务,让她心无旁骛的照料苏平安。

    刚开始的那个时候苏平安还动不动就发狂想要伤人,宋喜乐照顾他的时候完全不避忌许久远,所以他也是唯一一个见证了宋喜乐是如何治疗苏平安的。

    其实,许久远也明白,这种能力绝对不是治疗那么简单,但是他除了用治疗来形容之外,也不知道该怎么评述宋喜乐的作为。

    因为在他有限的几次去帮他们清理卫生的时候,都看到她抱着正在发狂的苏平安,将一缕缕人眼可见的气体输送到他的体内。

    然后苏平安就会失去意识,之后会昏昏沉沉的一会儿,但过不久又会恢复狂躁的状态,因为许久远可以听到楼上又传来一阵躁乱的声音。

    就是从那时候起,宋喜乐开始雷打不动的每天早晚带着苏平安去散步,有时候在散步的过程中苏平安还是会失控,但宋喜乐已经能够及时的控制住局面。

    但随着宋喜乐输送到苏平安体内的气体越来越多,他平静的时间也越来越久,直到后来有一天许久远发现,苏平安好像好几天都没有再失控了。

    而从那以后,苏平安确实没有再发狂过,霍卫就是在那个时候来到Waiting Bar的。

    但其实宋喜乐所做的远比许久远见到的更为艰难。

    在Waiting Bar再次见到苏平安的最初几天,他几乎处在二十四小时发狂的状态,宋喜乐为了让他不要伤到人,更加不要伤到自己,她需要随时随地的输送灵力给他,帮助他对抗他体内因为丧尸病毒导致他基因突变而爆发出的那股力量。

    但是又不能用灵力跟他硬碰硬,因为两股力量对抗的战场正是她最不想伤害的苏平安的身体。

    所以宋喜乐除了在苏平安突然发狂的时候用大量最精纯的灵力将他体内的那股力量**围住,逐渐的消化吞噬之外,她一天二十四小时跟苏平安都手牵着手形影不离,这并不是没有原因的。

    因为宋喜乐无时无刻不在向苏平安输送着自己体内精纯的灵力,她要与苏平安一起感受他体内的暴虐之气来自哪里,一点点的将这些引发他暴虐情绪的基因控制住。

    但宋喜乐并不感轻易的去改变它们,因为哪怕只知改动一点点,引发就是一连串的反应,所以她只能按照自己的身体去改造苏平安。

    但这个过程是非常不顺利的,向一个从未修行过得躯体内注入如此大量精纯的灵力本省就是一件冒险的事情。

    宋喜乐不得不感激自己以前为了缓和苏平安的先天性心脏病,从很小的时候就试探着输送一点点的灵力到苏平安的体内。

    想苏平安输送灵力这件事其实是宋喜乐的一个无心之举。

    起因是她还在襁褓之中的时候有次哄她睡觉的时候说的一段话:

    “乐乐要快点长大啊,爸爸不知道什么时候就没了,到时候没有人照顾乐乐可怎么办呢?爸爸是不是很自私,硬要留下你。

    乐乐这么乖,这么可爱,这么漂亮,人人都会喜欢的,可是爸爸就是不想把你送给别人照顾,所以乐乐你要乖乖的,别让爸爸操那么心,爸爸才能活的久一点儿,才能照顾乐乐久一点儿,知道吗?”

    苏平安当时只是担心自己和宋喜乐有没有一个共同的未来,跟他以为什么都不懂的宝贝女儿随便说一说,但是宋喜乐可是听进去了。

    宋喜乐不是个不识好歹的人,虽然不喜欢苏平安每天非礼她,但确实能感受到苏平安发自肺腑的关心和照顾,堪称是无微不至,所以宋喜乐当时做出了一个对她和苏平安都影响深远的决定。

    宋喜乐决定对苏平安实行计件付。

    也就是苏平安每为她做一件事,宋喜乐就输送一小股的灵力给他,慢慢的治愈他身体内有问题的器官,剩下的就算是给他强身健体了!

    这其实只是当时宋喜乐不想欠苏平安太多,面对自己以后走的不痛快而做出的一个决定。

    但就是这个决定,让苏平安在养育她的十几年中不断地接受宋喜乐输送的灵力,他的身体也可以说是一点点的被改造了。

    所以他被丧尸咬了之后比常人变异的速度慢了很多,还会有偶尔片刻的呆滞,那其实是他体内的灵力在跟他体内被异变基因已发出的暴虐情绪在抗争。

    而且这么多年的积累,也使他的身体足以承受大量来自宋喜乐的精纯灵力的进入而不至于发生崩溃。

    但即便如此,在吸收了足够多的灵力后,苏平安还是陷入很长一段时间的懵懂期,就是那段木偶一样,吃喝拉撒都要宋喜乐一手**办的阶段。

    那是在宋喜乐尽自己最大的能力修正了苏平安体内她敢于出手修正的基因后她所经历的最为难熬的一段时间。

    因为她不知道自己做的这些最终会引导苏平安走向哪里。

    她为苏平安根据自己的实际情况进行基因修复的时候,有些基因片段无论如何也无法改变,宋喜乐一直找不出原因。

    但这些并不是导致苏平安暴虐的片段,所以在苏平安渐渐的安定下来,朝着好的方面改变的时候,宋喜乐也胆怯了,不敢再继续下去。

    要知道,人类和黑猩猩的基因组之间的相似度甚至高达98.8%,自己现在做的这些已经将苏平安改造成了一种完全异于人类的物种。

    后来很久很久之后,苏平安已经完全恢复,她才知道,不能修复的那些正是决定苏平安丧尸等级的关键片段。

    但那个时候,面对如同偶人的苏平安,宋喜乐每天必须二十四小时监控他体内的灵力的运转,随时为他调息,这样的情况坚持了几个月才最终让苏平安在恢复人性的道路上迈出了第一步。

    他恢复到三四岁人类幼童的状态,那一刻,宋喜乐几乎想要哭出声来,因为她坚持了数月终于看到了苏平安完全恢复的希望。

    这个过程极其的复杂艰辛,除了苏平安也没有任何人能够让宋喜乐这样毫无保留的付出。

    近四个月几连续的灵力输送和引导,宋喜乐现在想一想都觉得不可思议,如果不是那时自己刚好已经突破了小镜天,宋喜乐觉得自己可能中途就会走火入魔了。

    她确信,自己绝对不可能做出第二次这样的事了。

    有些事情你只能做一次,之后就真的没有勇气再去尝试了。

    而且也要非常庆幸之前的十几年自己玩笑似的一直为苏平安输送少量灵力的举动。

    若非这些因素的综合,或者说少了其中任何一项,自己和苏平安都走不到今天这一步。

    所以,宋喜乐非常郑重的对Waiting Bar众人说:“你们别把我看的太厉害了,我倾尽全力,也只不过救回了一个苏平安,而且到现在都还不确定他是否最终会完全恢复。

    基因这个东西太过玄妙,我以后都不想,也不愿意再去触碰了。我们还是好好想想怎么让丧尸自食其力,早点儿放弃食人吧!”

    作者有话要说:写的时候突然想到一个词,大势已去……然后想到了某个帖子,我邪恶了╮(╯▽╰)╭

    ++++++++++++++++++++++++++++++++++++++++++++++++++++++++++++++++

    偶然看到的……

    每个贪官倒下,除持续刷新纪录的贪腐金额外,大凡都有多套房产的贪腐罪证一并罗列,在让人大开眼界的同时,又令人黯然伤神。

    譬如浙江省药监局原局长黄萌有房产84套,原山东省副省长黄胜有房产46套,广东茂名原市委书记罗荫国落网后查获其有数十套房产,广东茂名市副市长杨光亮也有房产数十套,安徽黄山园林管理局原局长耿晓军拥有房产38套,山西蒲县煤炭局局长郝鹏俊有房产36套,其中北京33套,上海房管局第一副局长陶校兴有房产30套,山西阳泉市城区公安分局巡警大队大队长关建军在北京就有房产27套,价值1亿多元,原杭州市副市长许迈永有房产25套,原云南楚雄彝族自治州州长杨红卫有房产23套……

    如果继续开列,恐怕会是个十分壮观的清单。而这些动辄坐拥几十套房子的贪官,只不过是冰山一角。

    房价不能跌啊,一跌全中国的官员身价都要跟着跌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