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雁文学->离婚365次详细介绍->离婚365次章节列表
上一页 | 返回书目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离婚365次- 40、最新更新

    40、最新更新

    李太太的老公是李先云,曲芳上次去京都会所的时候还见过。

    他们家做果汁生意,东西虽小,但市场份额大,做的很是红火,李先云也整日里忙忙碌碌。

    听李太太说起,曲芳才想起这个人,印象中是个很稳重得男人,孰料也会在外面找女人。

    不过,经历了自己的婚姻问题之后,曲芳也不敢太相信对男人的判断了……

    新的一天,期货交易所依旧热闹非凡。

    任胖子在交易市场转悠,很快盯住了一美女,此女单单背影,已然是极品,十分匀称,美腿修长,细腰肥臀,任胖子含了一口口水,但是还是忍住了没有上前搭讪。

    这年头,背影似仙女,面孔是恐龙的不少,而且还在这种地方,胖子伪装在周围看资料,一步一步靠近,还自以为神不知鬼不觉。

    对曲芳来说,像是小朋友捉迷藏一样,而且偏偏那个胖子每次都藏一个位置,你都不用动脑,闭着眼睛就能逮到这个胖子。

    她选了一支期货操作起来,不过今天没有很用心,操作的不是很好,上下就亏空了几百万。

    等到胖子靠近到一个恰好的位置,曲芳转头,扬起下巴朝他微微一笑,胖子就石化了。

    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长的好看的姑娘他不是没有见过,但是面前这位,没有浓妆艳抹,也没有小姑娘的故作清纯,让你的第一感觉是她的笑容很亲切,她的眼睛非常漂亮迷人,见多了美女的胖子还是被吸引了。

    胖子假装斯文的搭讪,开口第一句是:“姑娘,对期货感兴趣啊,在下刚好也略懂一些,不如一起探讨一下。”

    和胖子认识这么久,曲芳还没有看到胖子还有这一面,她忍不住笑了,笑的胖子讪讪的。

    只是胖子见她眉眼弯弯,即使被笑的有些不好意思,不过还是厚着脸皮留下,这年头厚脸皮的总是更有机会。

    曲芳也不含糊,又不是第一次认识胖子,她知道胖子会跑期货交易市场是为啥,她也不藏拙。本来胖子是想来显摆一下自己深厚的金融知识,在美女面前显摆一下的,结果被美女说的一愣一愣的,认真起来了。

    到中午吃饭时间,胖子对曲芳发出了诚挚的邀请。

    曲芳选了地点,是之前每天和老公去的那家牛排馆,貌似好久没有去了,那地方也让她印象极其深刻,曲芳本以为有生之年,她路过那里都会想绕路,那实在是个伤心之地。

    再次和胖子坐在里面,胖子很绅士的给曲芳拉开座位,屁颠颠的招呼服务员点菜,坚持以曲芳的要求为主。

    曲芳点了第一次来的时候点的那种牛排,胖子照着曲芳点的加了两份,再加了些点心。

    “人胖,消耗量也大。”胖子有些不好意思的解释了一句,曲芳耸耸肩表示了解。

    胖子对曲芳这么客气,除了最开始的惊艳外,到后来的聊天,发现她真的很专业,比自己这种经常听专家的话的半吊子好多了,开始想着怎么样能再多留她一会。

    在等餐的时候,曲芳故作不知的询问,有没有什么金融沙龙,可以交流学习的,胖子一听,一排大腿,想到了一招,瞬间为自己的高智商得意,说了句失陪,就去打电话了。

    等到牛排上来,胖子动作利索的开动了,曲芳也没有扭捏,很适宜的拿起刀叉开始享用,心情不同,果然吃的感觉是完全不同的,以前味同嚼蜡,难以下咽,现在却觉得还不错,外头有点焦,里面却饱满多汁,十分鲜嫩,咀嚼也不费力。

    曲芳吃的速度不快,胖子第二份牛排也快结束的时候,才发现曲芳一半都还没有吃完。

    他有些尴尬的解释道:“这个东西凉了就不好吃了,要趁热吃。”

    说完他又意犹未尽的拿起一块鸡翅啃了起来,胃口真好,和胃口好的人吃饭总是会多吃点。

    胖子吃的比较随意,也没有很难看,现在西餐厅不比以前,规矩多,现在有钱的就是大爷,怎么吃都随便你。

    等吃完饭,胖子再接了点电话,表情很得意,一切妥妥的,请曲芳去京都会所,参加一个金融沙龙。

    以前他都是打着请到一神秘人物的牌子办的,今天却没有这样,只是邀请一群朋友聚会,他请客。商业面上的人,大家交流就是促进生意发展,胖子的人缘不错,呼朋唤友,还邀请了不少人。

    不得不说,一段时间没有见胖子的曲芳,又有些变化。之前的她很努力,是个很想证明自己某方面特长的女人,长的不错,但是也没有到非常迷人的地步。

    可是如今的她不自觉的一步一步的蜕变,更加优雅自信,而且对待自己的容貌更有自信,她不是最美的女人,但是她是唯一的。她能很好的把握微笑的感觉,虽然还不是很完美,但是却有她独特的魅力。

    到了京都会所,胖子为曲芳作了介绍。自尊自爱的女人,也会得到别人的尊重,看到曲芳和胖子相处的客气,胖子也很明显的尊敬爱护之意,这次没有人调笑他们的关系。

    曲芳进退有度,他们大多数人对曲芳来说都是熟悉的老面孔,很容易游刃有余。

    “李先云先生,你好。”曲芳观察了一会这个侧鬓都有些许白发的男人,看起来很儒雅,在一堆的商人中显得很突出。

    完全看不出他是一个会抛弃发妻的男人,他更贴近女孩心目中的父亲形象,儒雅亲切,即使岁月无情,可是还能从他沧桑的脸上看出曾经的英俊,沉积在他身上的是老男人独有的魅力。

    女孩爱父亲,本性使然,因为从小长大,他是第一个认识维护她的男人。

    曲芳对父亲的印象很模糊,甚至没有印象,但是在别人嘲笑她没有爹的时候,她还是会自己编织一个父亲的形象,随着时间越来越久,也许她心中父亲的模样就是李先生这样的,第一眼看上去很平实的人,可是却很有安全感。

    未语三分笑,李先生和李太太那连珠炮似的性格完全不一样,他说话也是温文尔雅,一字一句很缓慢,却总能谈到重点,让人有如沐春风之感。

    “李先生不仅事业成功还博学多才,李太太一定很漂亮,自古才子配佳人。”曲芳试探的夸奖道。

    曲芳是女人,夸人家太太,和人家太太交往是比较正常的路线,也没有很突兀。

    李先生似乎因为曲芳的话有一瞬间的停顿,好像想起了什么,如果不是曲芳细微观察,也许都不能发现他那一丝不自然。

    “曲小姐过奖了。”他一句话轻易的揭过了,并没有多谈他的太太。

    曲芳也识趣的没有再谈,不过也有些心不在焉了。她忽然想起来周辰在别人面前是如何介绍自己的,黄脸婆?没见识的女人?没有情趣?销售?

    这一刻她觉得至少在这一点上,李先生比自己老公好许多,他没有提及李太太,他的表情也没有厌恶的模样。

    有时候爱人的一个嫌恶的表情会杀死你,走到离婚那一步,曲芳也一直在反思自己做错了什么,她一直以为她是一个好女人。

    那时候的她,不去酒吧,不逛夜店,不抽烟,不喝酒,也没有和别的男人有暧昧关系。她厨艺好,勤劳,家务活干的好,孝敬长辈。她没有买过奢侈品,她上班努力工作,不迟到不早退。她喜欢布置家里,把家弄的漂亮又舒适,她喜欢做一桌好菜,看着老公吃的欢快。她喜欢逛打折店,买便宜打折的东西,她一边抱怨老公的袜子太臭一边心甘情愿的动手刷洗。

    她是这样一个姑娘,人人都说她是好女人,她以为她和周辰是相爱的,他们的婚姻会持续到他们当中的一个人死去为止,如今看来,她这个想法太天真。

    这个世界没有规定好女人一定会幸福,也没有规定晚上12点还不回家,天天泡夜店的“坏”女孩就不幸福。

    一辈子很长,总会爱上一个渣男。有的女孩幸运些,早早就认识到了,有些女孩迟钝些,也许奉献了一辈子,才发现。

    曲芳没有看到莫莉的时候,会想,那个让老公甘愿抛弃五年的婚姻的女人是一个怎么样的女人?她是真的好奇。

    她觉得那个女人一定就是坏女人,贱女人,小三,不要脸,破坏人家家庭,可是曲芳在见到莫莉的时候,她真的难过了,她发现这个不要脸的小三,那么年轻那么漂亮那么富有,她生生的自卑了,绝望了,甚至没出息的想过,如果她是周辰也会选这个女人吧。

    可是经历了这么久,看到李太太,曲芳真的觉得她已经很优雅很漂亮了,性格爽快,人也很有意思,她这样的女人丈夫都会要离婚,曲芳又茫然了。

    见曲芳有点心不在焉,李先云客气的失陪了一下,他去打了个电话。

    任胖子对自己临时起意办一个交流沙龙的主意很是自得,觉得收获颇大,大家很给面子,交流的很融洽,不仅能巩固旧的生意伙伴,还能再认识一些新的人。

    一些人以前不是不认识,但是要交流维持关系,也是一门艺术。曲芳继续跟李先生交谈,没有注意胖子很恭敬的出去接人,他一脸兴奋,没有想到能邀请到郝总,虽然只是来一会会的时间,可是也很意外了。

    郝建红刚刚下飞机,有点累了,本来是准备晚点去赴一个晚宴的,没有想到好朋友老李说有个交流沙龙挺有意思的,让他一定要过来,绝对不会让他后悔。

    老李也跟他一样是草根出身,两人各自打拼,都混出一片天地,虽然老李生意不如他大,两人也一度有过竞争,但是关系还行。想了想,反正回家也没人,去晚宴还早,就调转了方向盘过来了。任胖子带着郝建红进来的时候,郝建红一眼就看到李先云,正在跟一个女人说什么,女人背对着他,他没有看清楚是谁,只是李先云看上去聊的很尽兴的样子。

    等到郝建红走近了,李先云才看见他,他站起来笑道:“建红,来来来,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曲小姐,对期货交易很有见地,你们可以好好聊聊。”

    郝建红很奇怪,自己和老李什么时候这么亲密了,还叫他名字,给他介绍女人,他是知道老李在外面有一朵小白花,他可不喜欢那种女人,所以李先云说的时候,他的眉头轻轻的皱了皱。

    曲芳听到建红这两字有点熟悉,听到李先生的介绍她站了起来,转过身子,看到居然是郝建红,真是这个世界太小,总是会遇上,不同于第一次的戒备,曲芳会心一笑。

    她若若大方的伸出手,道:“你好。”

    郝建红站在那里,却石化了,他好像回到了大学校园门口,那个后来成为自己的妻子并为自己留下一个天使就离开人间的女孩,扬起下巴笑的很爽朗,她伸出她白白胖胖的小手道:“你好。”

    她生病的时候对他说:建红,如果哪一天我走了,你不要难过,我舍不得你,妞妞会代替我陪你,而且我不会走太久,有一天,我可能会变成另外一个女孩的模样,也许那时候我不认识你了,但是你要记得我,你一定要抓住我,别让我离开。

    明明两个人一点都不一样,阿蓉五官明艳,说话声音也比较大声,可是这么一刻郝建红站在那里,伸出手,握着曲芳的手,久久没有松开……